慢慢發生的就有所改變了

  記憶是一個奇妙的東西,好多東西如果你去苦思冥想的話往往反而不見得記起,只是它會在你毫無防備的時候突然蹦起,不再藏匿,于夢裏,在恍惚之間的一瞬裏。
  夢也不一定都是假的,也有很多是不由自己的回放從前。美夢同樣能于噩夢一樣驚醒于心。
  我不知道這些隱藏在記憶裏的碎片,裝修設計究竟是否是應該或者值得不被忘記,但此刻在回憶起的時候,竟也酸甜溫馨,有種物是人非的感覺,畢竟那時我們還算相識。
  在那樣的年紀,現在想想竟也的確要用得上單純和幼稚這兩個詞語,雖然在十七八的時候自己並不覺得我們自己有多單純也不承認幼稚。
  我在想,時隔多年,你是否還能記得我,如果被提及名字,是不是還能回想起我的樣子。其實,記不記得都亦無所謂,此刻的心情也不過就是在回憶曾經一個不經意的片刻,是吧,在曾經看來都是不經意的片刻,又怎麽還會有人一直念念不忘著什麽。
  如果不是記憶它趁我熟睡偷偷作祟,我想我也記不起來還有這樣的“不經意”發生于那曾經的青蔥歲月。因爲如果不是看了看好友列表裏你的聯系方式,我也早已記不清你的名字,和早已模糊了你的樣子。
  那時年少,愛做夢吧,所以喜歡上課睡覺。
  趴在書桌上,墊著校服,或者就枕著胳膊,但是胳膊一定是朝前伸過去的,一定會伸到前桌背後的,只要前桌稍微一動身子,就會相互觸及。所以說,這是一段發生在前後桌的記憶。
  其實想想高中,基本課堂都是在睡夢裏過去,只是經常換著座位,還要走班上課,每年都要重新劃分班級,認識了數不清的同學,記得名字忘了臉記住臉了忘了名字的。所以袁彌明 雙眼皮像如今又浮現在記憶裏這樣的細節,有誰還會在意,更別提有心記。更何況是在那個分別尤爲頻繁的年級裏。
  無論怎麽躲避,只要在一起待的夠久靠的太近,總會出現發生接觸親密。
  就像我熟睡的手和你也許是累了想要歇靠的柔軟身體。
  記不清第一次手和背的接觸是在什麽時候,也記不得第一次接觸之後到底是怎樣的感覺和心情。只記得剛開始的接觸是一觸即回。也可別忘了,那是在夏天。肯定是有多少尴尬吧,和心跳加快的心情波瀾起伏。
  可能是久了,習以爲常了。你習慣了我的睡覺姿勢,我也習慣了你偶爾靠過來的後背。
  我不知道之後的接觸有多少是無意,又有多少若有若無的有意,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每次相互碰及你都會回頭看我一眼,至少是有一天我發現了你在碰及我手時緊繃坐直身體之後會回過頭來看我一眼,然後一笑。從那以後趴著睡覺一碰就醒的時候就多了,不睡也習慣趴著伸出手的時候也有了。我當然知道那是尴尬的笑,就像你也知道我並不是故意要伸過去的手。
  慢慢發生的就有所改變了,是我的無害,還是你膽大了,後來竟然直接墊著我的手靠在我的桌子上。期間也曾試著抽過幾次手,可能是你慢慢越壓越緊吧,我竟然失去了往回抽手的念頭,只是也不敢亂動太過放肆,畢竟也是在夏天,畢竟你比桌子可軟和多了,壓在背下手也是不覺得硌得慌,免疫力可能你也覺得不硌吧,我想。
自我介紹

qqwu

Author:qqwu
歡迎來到FC2部落格!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