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記難耐的白天的悠長

  他們在忙碌的世界,奢侈的打發著生命。汽車的銀燈或尾紅,來來往往,尋找著就餐的地方,在這一條街,到那一條路。有無聊的人,也在街道上,尋找新的境地,看花說草,忘記難耐的白天的悠長,和夜臨的遲鈍。還有更爲怠慢的工人,閑聊著以忘卻機械般的手工,等待著下班指針的到分到點。
  更有急躁的奸佞,用冷嘲和詛咒,掩蓋著那焦慮的靈魂,用陰謀坑害和壓迫,忘記青春的腳步,生命的約定,那曾經不可承受的輕靈。自由啊,請沐浴我的同胞和我的同類,就像你沐浴森林中的高樹和谷草,那枝枝葉葉上的癤穢瘢汙。
  還有愛情,請揮動你的魔杖,灑下你的咒語,點燃你的祈福,讓奢侈者在平凡的勞作中,享用創造的快樂,與時光共舞;讓閑居的光明,從魔盒中釋放,照亮她陰暗的前程,要讓墮落者、陰謀家和奸臣賊子,在兒女母親的快語中驚醒,在家庭複活他曾經純潔的靈魂,在神賜予的噩夢後忏悔反省。
  我從親和而明麗的午夢中醒來,我看到了我的家庭。天藍色的窗簾拉開尺許,露出北窗那青白的天空。漫步到廚房,中午的美食還散發著余味,到處是我熟悉的親切的各色廚具,擺放穩貼;白色的牆壁和碗碟,暖色的桌台和紋飾的方筷。當我灰黃色的竈具上,打出火星,便會有可藍如星紅如陽的火,圍跳起來,在堅實的鍋底伸展舞動。
  終于,我忍下微渺的饑餓感覺,閉門而出,仍以客廳的沙發爲案,小蹬爲椅,在一片北天的光下,看報讀書。幾本暑假購置的文集,兩張單位拿回的副刊,卻仿佛久違了多年,享用著即使興高采烈的時刻,也不想出門友聚的安然,不管街道多麽繁華,多麽那激情。
  擡頭之間,看到我們全家的三張照片,在兩朵玉蘭花燈和兩束紅色的中國結之間,鑲嵌在餐廳的白壁之上。微微地海風在行駛的艦上,拂過昱弟凝神英俊的面孔,和微微蕩漾的笑意。還有我的兒子和妻子,在那些初秋的日子,和夏季裏嬉水的蹲身搖臂;那時無風,卻仍然在兩幀照片之間,看到十裏綠葉,微風扶荷。
  我的妻子和兒子,傍晚時刻,出門散步的他們回來,拿回一只老蟬,已經不能鳴叫,困難的掙紮,揮著長爪。兒子詢問它的飲食和它的嘴巴,我便在飯後,舉著昆蟲給他佛解,關于金蟬和玄奘。他問及蟲子的生死和兒子時,我拿來幾天前他母親買魚而要來的蟬的油炸幼蟲,給他說明。而他盯著我放回在茶幾上的生死,淒然的說:“我可憐他。”便抱著我的脖子,哀傷淚下,泣不成聲。
  我抱著我的兒子,撫摸著他嬌小頭和柔軟的發,勸慰著,想到靈魂的偉大,想到三藏的仁慈和博愛,想到兒子弱小的身軀,閃爍著妙齡的佛光;想到街道和客廳,社會和家庭。現在,他伏在茶幾傍邊,用吸管爲那只垂死的黑蟬,虔誠的餵水。而他的母親,站在客廳藍色地毯的一側,微微彎腰而微笑。
  外面的街道和街道,則看到另外的街道和街道;外面的人和人群,則看到另外的人和人群,滿目嫉妒、自卑和仇恨。那面的街道,這面的客廳。
自我介紹

qqwu

Author:qqwu
歡迎來到FC2部落格!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