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所愛的人相守,幸福終老

  “也許藏有壹個重洋,但流出來只是兩顆淚珠。”
  年少時讀過壹篇文章,作者用了七百多個夜晚給心儀的男生寫了壹封愛的告白信,那時不懂得世間情愛,詫異之余只覺得這樣的情感很美好但也很稀少,至少我不會遇見能讓我用兩年去寫壹封信的人。而時光冉冉,從我沒辦法從幻覺中清醒的那壹刻開始,我知道,我錯了。或許不是兩年,剩下的未來,我的筆根本沒辦法脫離妳的軌跡。
  時間的風壹陣回旋,記憶的河泛起波瀾。陽光遍野的初秋,妳給我的人生送來清涼,送來慰藉,送來我需用壹生才能慢慢淡釋的清愁和悵然。我感覺妳飄忽,虛無,可我更感覺我不再是我Maggie Beauty
  陷入愛情便是陷入幻覺,可悲的是,只有我壹人陷入所謂兩個人的愛情。人生無論從哪個角度來說,我都是悲憫的。妳不解我的悲傷,妳選擇逃避過往。然而,妳是誰呢?妳到底是不是真實存在,妳的樣子到底流動著哪種表情,妳的聲音是不是低沈而富有磁性,妳的心性是否壹如妳的文字,敏感高貴,婉轉細膩,是否同樣溫潤如玉,不卑不亢。那麽妳的笑,比陽光都燦爛的笑到底是否真實?妳讓我莫名地,就這樣陷入自己的心結。是距離和幻想模糊了我的視線,我壹再這樣提醒自己,妳並不真實。但我根本已經落入妳的泥沼,深陷其中,無法自拔。
  我仍記得,時間流轉至初冬,有瑟瑟冷風刺我脊骨,我終於鼓足勇氣告訴妳,那終日擾我心緒的剪不斷理還亂的濃稠得化不開的壹往情深。妳在遠方,緘默無聲,避而不答。我知道,這就是最後的答案。
  臘月深冬,數九寒天。漫無邊際的灰蒙蒙的雲籠罩了整個冬天,難捱的時光總覺得太慢,慢到快撐不住的時候,另壹個人突然出現,我以為他能將我救度,然而我不過是自欺欺人,生活漸漸讓我明白,解鈴還須系鈴人。終究無法就此讓妳沒入歲月的塵埃,無論時間如何縱橫,歲月如何相欺,釋懷兩個字在心底久久蕩漾,卻始終無法與內心與往昔和解。遂乘長風,與過去握別。
  安妮說過,感情是壹場殊遇。我們相遇,是緣分深深。像壹首詩裏寫到,也許有壹個約會,至今尚未如期。所以我相信,只是時機沒到而已。我不想人生就這樣,在遺憾和悔恨中了卻,我不管怎樣的結局,我也不求永生永世,我只要妳壹個深情的擁抱,壹句心疼的話語,壹個難忘難舍的眼神。然而,我這樣是不是也叫貪心。
  時間如此恍惚,壹年劃落壹年。我們彼此的距離,不增不減。妳來找過我壹次,雖不明了,我是不是最主要的原因,但五月的大雨最終阻隔了我們的相見,想來或許是情深緣淺。如此兜兜轉轉,很多次,心潮低落,想將妳就此忘於人世,然而,在山窮水盡處總會觸碰到關於妳的流落人間的消息,想必今生,我們緣不至此。
  我的內心重獲新生,是源於妳的壹封信。妳是否還記得,大考期間,妳給我寫的那封信。我這才知道,原來我對妳影響如此之大,我在妳心中分量如此之重。原來,盡管歲月如此緩緩從容,我們彼此眼中的情愫卻在與日俱增。只是,關於愛情,妳並沒有過多顧及我的感受,關於未來,妳更是只字未提。就像,現在。我開始覺得語言是多麽蒼白無力。年華漸逝,生命再也不可能賦予我第二次青春,我也再無力去表露我對妳的過去現在甚至未來的壹往情深,深,深幾許。深到海底,深到妳看不見。
  愛被妳喚醒,我又開始壹如既往地做夢。在夢中寫著虛無的人生,那壹幅幅華麗如錦的篇章,在跳動著我對妳深深淺淺的想念。想念如花,看花滿眼淚水,獨扶殘醉,訴說相思之苦。我寫給妳生日的那封長信,其實是在我寫了十幾封實在沒有理由刀擾妳的信之後,在壹個恰當的時間,在整理了無數次心緒之後,寫就的。寫完的時候,離妳的生日還有壹個多月,我小心翼翼地修改著,Neogen Code 9 Korea壹遍又壹遍,壹個又壹個深夜,樂此不疲原來就是那樣的感覺,愛在心底,妙不可言。終於,信從頭到尾已然被修改的體無完膚,語氣也由之前的低沈的悲傷的感性的小女子壹腔委屈與怨尤變成壹個不遠不近的不深不淺的簡單朋友的簡單祝福,訴說著過去,淡淡的,高談著夢想與未來,信心滿懷。真誠地送出祝福祈願。這被虛偽包裹的情緒不是我真的情緒,可是,內心隱隱有壹種聲音讓我膽怯。無力感縱貫全身,哪敢再邁出壹步。妳當然不知,我給妳的禮物絕不僅僅只是壹封長信。路過揚州的時候,每每遇見壹件心儀的東西,就想買來給妳做生日禮物,後來對壹對銅鈴愛不釋手,便想著,買下它,再添五顆紅豆,便是壹對銅鈴,二三相思。加上我悉心為妳做的帶著淡淡清香的有關春夏秋冬的花葉標本,還有我為妳搜集的精致卡片,壹起,帶著想念和祝福,贈與妳。但就是那種疏離感,深深阻隔著妳我。從不問候,從不相擾,任歲月悠悠。我哪敢這樣放肆輕狂,記住妳的生日,及時送上祝福,已經算是越雷池之舉,再無理由的送這鮮明的銅鈴紅豆,我便是再壹次將自己打入萬劫不復的深淵,絕對沒有第二種結果,因為星座書上說,妳反感女生主動。銅鈴和紅豆,卡片和標本,靜靜躺在盒子裏,不知道,是否還有機會送歸到屬於它們真正主人的手中。亦或許,就此壹生,帶著青春末途的遺憾和悵惋,萎身於此。
  最後壹次交流是什麽時候。妳大概忘記了。我也忘記了,我只記得是壹種望眼欲穿的等待伴我入眠,醒來是淡淡的失落和淺淺的悲傷。中午帶著孤獨清冷的哀愁看到妳的回復,覺得妳其實都懂,也都知道,但妳不做,也不說。仿佛不曾來過,也不曾相識,依舊靜靜的。妳可知道,妳發來照片,我歡喜了多久,妳為我寫詩,我在心中開出壹樹芬芳花朵。
  壹日在簡真的《四月裂帛》裏看到壹段話,頓時啞然。壹直以來,我對妳都有這樣的心緒,卻從不知道該用怎樣的文字去表達,“在我心中,妳壹直是個尊貴的靈魂,為我所景仰。認識妳愈久,愈覺得妳是我人生行路中壹處清喜的水澤。”就是這樣的感受,因沒有恰好的時機,盡管知道了這樣驚心的句子,對妳卻壹直保持沈默的姿態。
  我為妳寫了不少詩,從沒有告訴過妳。也為妳寫了很多文章,有的發表了,有的沒有。還記得之前妳跟我說到那對移居大理的夫婦嗎?妳說妳羨慕那樣的生活。安然寂靜,幸福有多種形態,默契的是我們所鐘情的是同壹種。但我沒有回復妳,妳說多情總被無情惱。原來妳也有這樣的體會。那樣田園牧歌式的生活自古被文人多欣賞多贊嘆,寧靜,幽遠,與群山相依偎,與所愛的人相守,幸福終老discount designer brands
自我介紹

qqwu

Author:qqwu
歡迎來到FC2部落格!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